中文 | English
010-8881-7812
第一期
您的位置是:首页 > 学生之窗 > 中国学生 > 院刊麟台 > 第一期

缘,是不能忘记的

图文供稿:     发布时间:2013-12-26

  有一首歌唱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世间人的相遇皆是缘分所定。缘,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可是,不知亲爱的你是否会失望,因为我将要讲述的“缘”是……
************************
一.可怕
  小蛮,一个长得挺壮的男孩。
  和他坐在王家私塾里同一张书桌前整整一年。他这个人脾气挺好,功课也不算差,可是我却不喜欢和他坐在一起。只要和他坐,我总会发现,无论上课还是下课,桌子总在不停地打哆嗦,均匀、悠长、不急不缓。像地震吧,地震又不会如此恰到好处地让人心烦意乱。稍加留意后,终于被我发现,震源原来是小蛮的双腿。他这么整天乐此不疲地抖个不停,难道不累吗?我推理了一下原因,他既非怕冷,也未受惊,更不是癫病发作。唯一的理由是他酷爱运动,整天在争分夺秒地锻炼腿部肌肉。
  小蛮的表情个动作都十分地夸张。譬如,王先生表扬了我,我会自言自语地说:“吾乃天才!”他则会咚的一下,扑倒在桌上,几秒之后,抬起头来,再做一个要吐的姿势,然后对我瞥上两眼,最后对以上全套动作做一个解释:“恶心!”可是,瘦弱的我对此无能为力,只能逆来顺受,默默忍受着他那接连不断的可怕的震撼和打击。
和小蛮坐在一起整一年,整一年过着动荡不安的日子。

二.可怜
  也许是小蛮他太过可怕,在我心中留下不大不小一个伤口。自从他走了以后,我渐渐变得很强硬。正是“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我开始练武。在练武的时候,我遇到了阿贵。
  我每天勤加苦练,期待着有朝一日可以练成绝世武功,不说独步武林吧,至少也可以不再受小蛮之流的欺凌。于是,可怜的阿贵就成了我的陪练加沙袋。下课时间、午休时间……反正只要先生不在场,学堂里吵吵闹闹的时候,我就会抓住一切时机在实践中加深我的功力。
  至于我练的功,可是我参透了周芷若催心掌的玄机,反其道而行,后发制人,在人的后背上给以致命一掌的自创独门武功,名曰“催背掌”。虽说是往人的后背攻击,可我也是光明正大的,并无半点偷袭的成分。因为,击中的时候,会发出清脆的“啪”声。另外,在江湖上行走,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了防备小人,我发明了一种暗器,并在同门中加以推广。这种暗器无色透明、质地坚硬、小瞧轻便,可戴于十指之上,隐藏性好,杀伤力强。确认命中的标志就是在喧闹声中如火山爆发般发出的一声嚎叫,以及在瞬间的寂静中紧跟而来的“她掐我”。而证据就是阿贵手臂上那一道道细小的红色伤痕。但阿贵还挺能挨的,在两年湖离开我之前,他一直都很健康。
  如今在我闯荡江湖的时候,我不会忘了可怜的阿贵为我作出的牺牲。他甘当陪练和幕后英雄,有苦有泪往肚子里吞,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此刻,我要对阿贵说:“阿贵,你放心,为了你所受的一切罪,我会在江湖上好好闯荡,争取干出一番事业。”

三.可敬
  别离了可怜的阿贵,我闯荡到了梓全林这个云集本地高手的地方。在那里,我邂逅了他,以为可敬的大哥。大哥的个头不高,人也挺瘦的,长得却很特别。我这支拙笔写不出来。只能盗用一下版权,引用同道中人的评论:很像一条京巴犬。我想这可能都是他那头卷发惹的祸吧。不过说实话,他毕竟还是很像个人的。
  说起大哥的可敬,源于他的一颗赤子之心和一份爱国之情。热血青年,有哪个不爱国的?可他爱得比谁都深。看他演讲时一手握着彩笔,一手握着一根旧电视天线,在贴满了一面墙的中国地图上比比划划、圈圈叉叉的,满嘴里冒出来的全是什么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的慷慨之辞。说到要提高中国的地位,就必须东进西征、南括北张,他竟然还说唯有这样主动进攻才能取得主动地位,永保安全。看他煞有介事地指点江山,完全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国沙文主义者。
  血性男儿,有些爱国的激情不是什么坏事。可是,爱国爱到这么激进,就只能叫人敬而远之了。

四.可爱
  好艰难啊,终于盼到一个可爱的人。小徐是我在梓全林遇到的最后一个同道之人。
  当五六岁的小孩子都开始批判奥特曼(日本一动画片主角,类似于美国的超人)太丑陋太落伍时,小徐却很另类地宣称自己是个超级奥特曼迷。整天“泰罗、艾丝、艾迪……”呼唤着一个个有着不同名字的奥特曼。甚至爱屋及乌地痴迷于那些恶心的怪兽,痴迷到可以说出每个怪兽的名字以及打败它们的是哪一个奥特曼。在小徐的钱袋里,奥特曼和怪兽的贴纸永远都比钱多。
  更可爱的是,每当我们调侃地说起奥特曼在日语里意思是咸蛋超人的时候,小徐都会竖起眉毛,把两只眼瞪得有白炽灯泡一样大,两只手也握成拳头,然后,狠狠地砸下去,“嗵”的一声——砸到了你的身上或是桌上。小徐的易怒和极端暴力是出了名的,同门中很多兄弟姐妹都挨过小徐的拳头。幸运的是,小徐对我特别仁慈,在我面前从不发火,也不挥舞拳头。因为“怕吓坏了你”,小徐如是说。这让同门们无比眼红,也让我感动得痛哭流涕。这才发现,原来保持瘦弱的体形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你是不是也觉得小徐很可爱呢?
  我忘了告诉你,小徐是个二十岁的女孩。
  辛巳年秋,我背上行囊,离开了梓全林,来到京城闯荡。当我在这卧虎藏龙之地搏杀的时候,我常想起这些曾和我朝夕相对的朋友。
  能作同桌,不也是一种缘分吗?
  同桌是不会忘记的,因为,缘,是不能忘记的。
  壬午年五月十四日于京西溆海书斋
(陆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