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010-8881-7812
第一期
您的位置是:首页 > 学生之窗 > 中国学生 > 院刊麟台 > 第一期

无题

图文供稿:     发布时间:2013-12-26

  方的院子在青灰的天空下,院子的一角是破败的一些花草,用同样破败的黄色的一些烂竹子包围起来了。所以事实上你看不那些花草。  这是很多年以前了,那时院中还有三棵大树,后来两棵被锯了,空出的地上建一间小屋,有人在里面洗漱用餐,常常还会友饮酒,纵论天下,不时又吵闹谩骂,摔碗砸盘。但终究又把门前屋内打扫的整洁。日复一日。恰似一日。后来最粗壮的那棵也倒了,仿佛一切崩塌下来,便有人拿了刷子来在屋外墙上写下一个红红的“拆”,又被风吹日晒了很久。
  然后这一切便不复存在,没有风格或曰现代风格的高楼让住户们心情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
  一切正在被遗忘……
   一个孩子背向大门站在院中央,仰头朝着乌亮的房檐不停呼喊。那里站着一只深灰的鸽子,面向院门,拢着双翅,扭动它小巧的鸟类的头颅,时而向天,时而向前。
   这时房檐下右侧的门庭中走出一个青年男子,笑吟吟的走下阶石……
  那仿佛是春末,所以又仿佛是个难得的阴天。空气里始终有一股泥土的味道,这种味道在以后的日子里变得越来越干,直到成了漫天飘舞的呛人口鼻的沙尘。
  青年来到孩子的跟前,蹲下身子。
  “爸爸,鸽子是不是要跑掉了。”
  “它是上去看看,认认周围的路,会下来的。”
  “那它怎么还不下来。”
  “它要看一会儿……”
……
  青年抱起孩子,起身向屋里走去。青年有壮硕的身躯,他让孩子站在他展开的大手上。
  那鸽子在阴郁沉重的天地间似乎凝固而不朽了。
  当他们再出来的时候,那房檐上却自然是空空荡荡。青年又开始
哄着孩子,说那鸽子会回来的,鸽子嘛,就如传说的一般,仿佛只只都是可以识途送信的。但这一次又跑了,男子也是颇有些意外和尴尬的。这熟人要来的鸽子养了几回,每回都跑了,后来把翅膀用胶布粘了,进而把翅膀剪缺了,以为万无一失,却依旧是飞了。
  孩子不会记得那么多,任何的小事都可以填满他的脑袋,所以他永远在感受不同的东西。他的生活是以快乐为基础的。
  这会儿他想去找他的朋友玩。例行的,父亲告诉他不可以到大院外面的街上去,并且要他玩一会儿就回来。于是他跑到里屋,趴在地板上,从大橱底下拖出一只磨得坑坑洼洼的玻璃盘子,从里面仔细挑出三颗玻璃弹子,他用拇指和食指把每一颗捏起来对着亮处照,看上面没有一点的不光滑的,其中有一颗还仿佛是镀过什么,是金色的。他很满意的把弹子装在口袋里,爬起来又从书桌的抽屉里翻出一叠洋牌,同样装好。然后他就让自己很开心的从屋里蹦蹦跳跳出来,很默契地去欺负了爸爸一阵。又听了一次教导,就从屋旁的弄堂里跑走了。
(徐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