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010-8881-7812
第一期
您的位置是:首页 > 学生之窗 > 中国学生 > 院刊麟台 > 第一期

巴黎腐烂——《新桥恋人》

图文供稿:     发布时间:2013-12-26

  “有人爱你。如果你说天空是白的,他说但云是黑的。我们就相爱了。”
  今天的天气很阴,在音像店里看到封套上的恍惚的比诺什的时候,我都有点恍惚了。《布拉格之恋》《蓝》《英国病人》《巧克力》,灰色的,蓝色的,红色的,我喜欢的不喜欢的都涌上心头。就匆匆抱着这张碟,穿过行人车辆,嗅着沉闷而呛人的空气回宿舍。在北京,这个据说是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看一则巴黎的故事。
巴黎。在我的想象里,先是普鲁斯特的贡布雷,香榭丽舍,盖尔芒特。然后就是让我哭泣过的蒙马特。
  NEUF-PONT.巴黎最老的桥,叫新桥。
  记得迷恋邱妙津的时候,一遍遍看《蒙马特遗书》。里面提到新桥,在那里她收养了兔兔,后来兔兔死了,她也以利刃刺胸而死。是九五年的旧事了。而这部更旧的片子还从九一年开始拍的。
  九一年的比诺什,还不是《蓝》里的沉静若水,她还不是蓝色的朱利叶,不是睿智也不是高贵。那么无端的绝望,因为这个黑暗的世界里看到的只是欺骗和无望。
在巴黎的地铁里,她一路疾走,仿佛一生一世尽系在一念之间。此一念,彼一念。
  曾经有人说音乐是只为她的。那时候她眸子明亮,却什么也没看清。
她穿着红色的风衣在街道上盯着地面走,他跛着脚,与她擦肩而过。她以为他只是生命中又一个过客,像她记忆里的每一个面孔一样,在她的世界完全黑暗的一刻,父母、爱人、陌生人都只是一闪而过,和塞纳河的烟花一样,落进无尽的波涛里。
  她的身影在大海里飞翔,滑过波浪的声音像哭泣。
  烟花不是我们的,歌唱不是我们,但是只为我们。
  可他不只是过客,他走进了她的梦。
  “梦中见到的人,醒来去看他们,这样生活简单。”
  他们在过没有明天的生活。死亡原来是如此的容易,像那个有过家和爱情的老人,不小心跌进水里,便再也无力爬上来。
  很多很多的钱给了她一点希望,却让他担心。她本来不属于他,就像她本来不属于绝望。希望让习惯绝望的他害怕。
  于是他烧毁所有寻找她的张贴,并为此杀了人。
  他在监狱里等待。
  等待他的脚不再跛,他的手伤愈合,而她的眼睛安静澄清。
  没有什么不可治愈,新桥变得很坚固。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可什么也改变不了。比如常常进入你梦里的人。醒来的时候,你会去看他们吗?比诺什说,那样生活会简单。
  穿着白色风衣的比诺什,短发的比诺什,塞纳河边大笑的比诺什,我喜欢的巴黎女子。
  他们搭上那只去大西洋的航船的最后一般离开。
  “让巴黎腐烂去吧”。
  想起在某篇小说里看到的一句话:“我们只相信我们看到的,并且信以为真。”
  也许是这样,生活简单。
                          (燕白颔)